中国历史文化村落旅游存在的主要问题

当前位置:假山制作 > 新闻动态

中国历史文化村落旅游存在的主要问题

发表于:2018/6/26

  中国古村落旅游虽然因为资源独特、政府重视等原因而迅速发展成为国内“休闲游”和“乡村游”的重要目的地,但由于发展的时间短、基础差、管理落后等原因,存在着不少值得关注的问题,这些问题直接关系到中国古村落旅游资源的合理利用和古村落旅游业的可持续发展。主要要问题如下:

  1.经营体制不顺,村民与企业利益冲突明显目前关于古村落旅游地的经营模式大致可以总结为3种,但每一种模式都有其利弊。其模式分别为:1)所有者(集体)自主经营。因为民居是居民的私有财产,居民将民居的所有权、使用权和经营权归于一体,再加上集体所有的其他的村落内的土地,村民通过村民委员会的形式组成经营主体,自己集资,自己己经营,自己管理,如黟县的西递村、徽州区的蜀源村、韩城的党家村。其好处是经营起来容易沟通,且经营利益与每位居民家庭利益息息相关百姓积极支持,但普遍存在着投入资金不足、管理水平很低、缺乏科学合理的发展规划等问题,从而制约了旅游经济的发展(黄黄芳,2003)。2)非所有者的委托经营。包括个体承包(如婺源的理坑村)和企业租赁(如宏村、南屏村等)经营。其特点是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经营者全面负责古村落的旅游开发工作在资金投人、减少浪费、强化管理等方面对村落发展均有好处。经营者可以通过合同的形式建立与村落的互利、互控关系。此模式的缺点是,投资经营者更多关注的是产出效益,会进行目的性很强的选择性投资,不利于村落整体环境的营造;同时,由于经营者多是与地方政府签订的经营合同,每年从利润中付给地方政府的收入,经过层层分配,最后到达居民手中的钱寥寥无几,比如,2000年,宏村的门票收入超过140万元,分配到村里的只有3万元,村民每年人均只能获得70元分成,从而挫伤了村民的积极性,居民纷纷要求收回经营权(李凡、金忠民,2002)。3)所有者与非所有者的合作经营。也称合资经营(周美华、周水广,2002)。即古村落集体与外来企业(可以是多个)共同组成开发实体,古村落出资源,企业出资金。古村落或以资源入股或商定占有固定的股份,合资企业则根据入资的多少占有相应比重的股份。南屏村就采用的这一模式这一模式的优点是合作开发,责、权、利明确,资金雄厚,风险同在,能在短期内改善基础设施条件,而且有较好的管理,各参与方积极性高;但不利的是,参与者不一,涉及面大,增加了协调难度。由此可见,各种经营模式都有其不足之处,其中最明显的问题还是村民与企业的利益问题。因此,完善并探索更为有效的经营体制、正确处理好村民与企业的利益问题,已成为古村落开发急需解决的问题。

  2.过分追求发展,古村落风貌损段严重

  近年来,古村落旅游逐渐成为旅游观光的热点,如安微黟县这一古村落集中区域,2000年的游客就达到45万人,旅游总收入达到1亿元1(舒铭华,2004),所以,许多古村落都在不遗余力地发展旅游。但经济发展的同时,人们却忽略了资源、环境与风貌的保护。各地古村落不是文物古迹遭到无情的破坏,就是人为的“假古董”、“假文物”到处充斥;不是破坏性建设,就是建设性破坏。“世界文化遗产”申报成功给宏村和西递村旅游业的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但同时也为古民居的保护带来了新的挑战和困难。有的村民为了经商需要,随意搭建用房;有的村民则无视整体保护的要求,私自拆迁和改建房屋。据据当地政府部门提供的资料表明,1996年两村开始申报世界遗产以来,共发现私拆乱建问题73处。在西递村查处的3处违章建筑中,以营业为目的的有17处。在宏村查处的36处违章建筑中,以营业为目的的有16处(青山碧水组合,2004)。不少急功近利的村民甚至不时地向游客贩卖珍贵的民居构件和古字画,任意让游人触摸文物三雕(木雕、石雕、砖雕)6(贺为才,2002)。鉴于江苏周庄这个仅有0.24平方公里的古镇区已有约600家注册商号的事实,周庄镇政府于203年开始实施“减商”行动,第一个动作是裁掉25家丝绸店,并陆续减其他有关商铺,目的是减少过多的商业性,还古村镇一份本有的宁静(姚萍娟、石小建,2003),这一做法值得古村落借鉴。

  3.忽视社区参与,背离发展主旨

  旅游活动本身也是一项旅游者与旅游地居民之间交往互动的过程,面古村落旅游所涉及的旅游环境更是离不开当地村民的参与。也就是说,不仅古宅古街、风土人情等是古村落旅游的重要内容,而且世代生活于其中的村民及其日常表现也是古村落景观的重要组成部分。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古村落旅游的有效开展,也离不开当地居民的积极参与和支持。近年来,国际上不少学者者发现,一个旅游地旅游业发展的好坏,与是否注重与当地社区的交往沟通息息相关,好的社区基础有助于推动当地旅游业的正常发展,反之亦然(刘伟华,2000: Michael D S., Richard s.k., 1998: John williams, Rob Lowson, 2001: Hwood K.ML,1998)。国内古村落旅游在重视社区参与方面确实存在很多不足。

  是在村落发展、村落规划的决策方面忽视社区村民的参与。极少征求居民的意见和建议,很少考虑居民的态度、愿望和要求。规划决策过程主要是政府、开发企业和部分专家决定。在签订经营合同时,也主要是地方政府与经营企业之间治谈,而土地的所有者村委会、房屋的所有者村民,均难得有发表意见的机会和途径。二是旅游经营者忽视基础设施的投资和社区环境的建设,居民的受益程度低。如南屏村20000年从经营企业拿到的收益回报只有2万多元,宏村也只有3万余元(刘昌雪、汪德根,2003)。居民得到的实惠越少,对旅游的积极性就越小,有的因为不配合旅游而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使游客的实际体验与期望值存在较大差距,久而久之,导致游客量下降。三是忽视社区发展与旅游地可持续发展的关系。只有社区经济得到发展,村落旅游才会具备良好的发展基础;古村落社区的发展是开展古本村落旅游的最终目的。所以古村落旅游必须立足古村落本身经济的发展。

假山鱼池

  • 宜春庭院假山鱼池

  • 别墅假山(图672)

  • 别墅假山(图671)

  • 别墅假山(图669)